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《自己的嫁衣》的讀后感

讀后感 時間:2019-06-17 我要投稿
【www.wgbocj.tw - 讀后感】

  去年夏天,陳子善先生寄來兩冊《張愛玲的風氣》,一冊是賜我的,另一冊囑轉送章品鎮先生,因為其中選了章老的一篇舊作《〈傳奇〉的印象》。于是想到,章老從事文藝工作六十余年,一生“為他人作嫁衣裳”,自己則惜墨如金,然每一文出,觀者必奔走傳誦。改革開放以來的新作,有了三聯的一本《花木叢中人常在》,此前的舊作至今仍未能結集,豈不可惜!其時適江蘇作協編“老作家文庫”,抓我當差,遂與章老聯系,擬編一部《章品鎮文集》。哪知章老卻以所作甚少,不能成  “集”,堅辭不許。幾經磋商,章老方松口,允以來日,即待他的兩本新書問世后,從三本書中精選一冊。這“兩本新書”之一,就是收入“開卷文叢”第二輯的這本《自己的嫁衣》(岳麓書社20XX年3月版)。

  收在這本新書中的四十一篇文章,有一半正是章老的舊作,約占搜集到的舊作的十分之三。作品依時序編排,第一篇《挑“西瓜”的癡連元》作于一九三七年,當時章老才是十五歲的中學生,一篇人物素描就寫得有張有弛,比今天的許多小說還好看。一九四三年,章老開始編《詩歌線》副刊,此前此后,自己也寫了不少詩,還有若干雜文。其中就有那篇《對〈傳奇〉的印象》,但文字有了些刪減。在每一篇舊作的后面,章老都有附言或補記,交代那詩文寫作的背景,特別是相關人物的命運,這也是精彩的小品文。

  新書首發式的當晚,我陪陳子善和嚴鋒去看望章老,他因膽囊不適,住在省人民醫院里,雖然消瘦得厲害,但氣色尚佳,談鋒尤健。我的印象中,要說二十世紀的文壇掌故,在江蘇沒有比章老更清楚的了。他進入文化界甚早,后來因為工作的便利,與前輩文化人有著密切的接觸。他是有心人,記憶力又好,所以百年舊事,只要提個頭,他就如數家珍。錯綜復雜的人物與事件,經他條分縷析,便豁然開朗,津津有味,頗有點聽說書的味道。而章老亦以寫人物見長,兩個細節,寥寥數語,常常就能將一個人寫活。這說明他的觀察力、對人情世故的理解非同一般,語言表達功力也十分深厚。我有時想,章老當年倘若搞創作寫小說,成績一定不會差。這本書里,他寫多年的老朋友是如此,寫旅途上一面之緣的陌生人同樣如此。書中的幾篇游記,寫景固然不乏點睛之筆,但他筆下更生氣盎然的,還是同游的朋友們。他的敘事功夫也很高,一篇《交臂失之述例》,將幾十年間可遇可求、遇而未求的珍籍文玩,寫得活色生香,讓如我之輩的后生,無比欣羨。這本書中,還插配了幾十幅珍貴的老照片,有章老與卞之琳、傅抱石、陳之佛、林散之、孫望、陳瘦竹、趙瑞蕻、馮亦代、王辛笛、賈植芳、周玨良、辛豐年、李俊民、潘旭瀾、陸文夫、范曾等友人的合影,也有章老與家人晚輩的生活照,不但為讀者提供了生動的形象參照,而且每一幅照片后面,都有故事。

  在《藝術》一文中,章老從欣賞雨花石起興,說到對藝術品的品評,以為“氣韻生動”該是“駕乎“神似”之上的”。“有些作品是傳了神的,但說它“氣韻生動”似乎還缺點什么。缺點什么呢?是作者的感情不夠強烈甚至沒有感情,由表及里都是冷冰冰的。因此,我覺得作者不但要傳客體的神,更重要的是在傳客體的神的同時,要有主體的神可傳。”章老是以自已的寫作,實踐了這一信條的。

  章老以《自己的嫁衣》為書名,顯然典出秦韜玉的“為他人作嫁衣裳”,我也就從《貧女》中剝得一句,來作此文的標題。

熱門文章
九龙公开一码中特